犁牛之子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犁牛之子

【曲园记忆】曲园名师多

发布日期 : 2020-12-28 浏览次数 :

【编者按:为庆贺母校65周年华诞,曲阜师大中文系1980级校友齐鲁(笔名)专门撰文,深情回忆自己在曲园求学期间所见所闻的名师风范,由衷赞叹圣地学府“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精神品质与文化底蕴。】

我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来到曲师求学的。学校位于孔子故里,首任校长高赞非先生由国务院任命、周恩来总理签署任命书。圣地学府,自有圣人遗风。当时,学校有不少名硕大儒,尤其是几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老师,至今印象深刻。

古典文学老师张元勋,是当年的高考状元、北大才子。1957年被打成“右派”,入狱20余载,落实政策后来到曲师。学校担心其学业荒废,让其当场试讲一下。毫无准备的张老师竟脱口背诵出《离骚》全文及注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令满堂震惊。《九歌十辩》专著一出,奠定了其楚辞研究的一席之地。

同学们在图书馆前交流

是真名士自风流。张老师性情开朗,学识渊博,讲起课来声情并茂,神采飞扬。有时诗兴大发,兴之所至,不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有一次,张老师到孔庙现场教学,其解说妙趣横生,把游客及导游都吸引了过来。

当代文学老师孟蒙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学生时代即参加地下工作,智斗谍海枭雄谷正文,从日伪巢穴中解救出在大青山突围被俘的中共山东分局机关书记马楠和山东省政府副主席李澄之,被称为“少年英雄”。抗大毕业后,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小说《硬汉》曾轰动解放区文坛。后来蒙受不白之冤,落实政策后来到曲师。孟老师个头很高,面庞清癯,头发微卷,常戴一条长围巾,气质儒雅,风度潇洒。讲起课来激昂慷慨,很有激情,大有五四之遗风。

看望孟蒙老师

在孟老师的影响下,我们几个文学青年发起成立了杏坛文学社,编辑印刷了《青果》、《仲夏》等文学期刊。孟老师担任顾问,亲自为社刊作序,成为我文学路上的引路人。参加工作之余,先后创作发表过几百万字的作品及长篇历史小说《刘墉传奇》,出版过《伟人孙中山》《共赴国难》《齐鲁烽火》等几部著作,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圆了当年求学中文系之梦,也算没有辜负母校的培养。毕业后回过母校,看到“杏坛文学社”的招牌还挂在那里,感到特别亲切。

在曲师,还有一位怪教授陶愚川。经常在阅览室见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带着像瓶子底厚的近视镜,手里还拿着个放大镜,默默地研读外文期刊,那就是陶愚川先生。先生早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后赴美攻读研究生,归国后任中山大学教授,因其兄陶百川曾任国民党《中央日报》社社长,便被分配到这里,历任历史系、外语系、教育系教授,是当时罕见的二级教授。

先生平时不苟言笑,三天不说一句话,性格孤僻,不谙世事,终生未娶。常年端着一个掉了瓷的大茶缸在食堂排队打饭,有人劝他买点鸡蛋煮煮吃,他竟问怎么煮?偶尔也会到城里买个烧鸡改善一下生活,剩下的就顺手放在口袋里。有一次上课时,老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粉笔,在黑板上划了几下,却写不出字来,原来是一根鸡骨头,逗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陶先生不拘小节,但治学严谨。文革时期在农场劳动期间,用小学生作业本偷偷写就的300多万字的《中国教育史比较研究》,填补了国内教育史方面的一项空白,引起教育史学界的轰动。

陶先生虽然没给我们上过课,但他的高足杨启亮给我们讲授教育学,论辈分陶先生是祖师。杨启亮老师未曾上过大学,恢复高考后直接考取陶先生的研究生,留校任教。讲起课来旁征博引,生动有趣,娓娓动听,深受同学们欢迎,我们也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陶先生的治学精神和教育思想。

同学们在演练校园歌曲

当时,还有一位邵品琮先生也很有名,五十年代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考入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与陈景润、潘承洞等一起师从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毕业后,执教于中国科技大学。因其兄长在台湾做高官,二哥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授,被分到曲师。邵先生长期致力数论和运筹学研究,解答了太阳城赌城,太阳城赌城官网艾多士除数性质的猜想、卡特院士太阳城赌城,太阳城赌城官网数论函数值分布反问题的猜想,改进了举世闻名的华罗庚三角和基本定理,与陈景润合著《哥德巴赫猜想》,成为有影响的数学家,奠定了曲师数学力压群雄的基础。

邵先生没有给我们上过课,但也聆听过他一次演讲。那次演讲是在操场南边的林荫大道上,邵先生声音洪亮,语言生动,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他说,当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交流时,发现图书馆竟无人看管,就好奇地想试验一下,偷偷地拿了本书,走到门口时被电子监控器发现报警,解释半天方才脱身。还有一次到超市,发现有青岛啤酒,就好奇地拿起一瓶看看,不小心碰倒一大片。没想到,经理走过来客气地说:“先生,对不起,让您受惊了!”这次演讲,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时,学校还有一批学识渊博的老教授,也都有名士风范。像著名书法家包备五,清华大学毕业的庄上峰和留美硕士李毅夫,科学院院士王恩多、薛其坤,激光专家李国华、宋词专家刘乃昌等知名教授,皆曾执教于杏坛。一个偏隅县城的大学,能够有这么多名硕大儒,充分体现了曲师兼容并包的办学思想,得益于校领导海纳百川的治学理念。

首任校长高赞非先生,就是一位当世名儒。曾师从国学大师熊十力、梁漱溟先生研究儒学,执教于南京中央大学哲学院。抗战时期参加革命,当选滨海根据地参议会参议长,解放后担任济南市教育局长。1955年,出任山东师范专科学校首任校长,其任命书是周总理签署、省委书记舒同来校宣布的。1956年,高赞非校长率领师生迁址曲阜,筚路蓝缕,创办曲阜师范学院,并创立孔子研究会。我们当年上课的西联教室,是一排苏式风格的建筑,就是那个时代的印记,留下了我们的青春和欢乐。

同学们在西联教室前留影

曲师老书记王路宾同志,也是一位老革命。1930年入党,曾任国立山东大学党组织负责人,参加过“一二·九”运动,抗战时期到达延安,后赴莫斯科学习。历任冀鲁豫边区社会部副部长、平原省公安厅厅长、山东省委常委兼秘书长、济南市委第一书记。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落实政策后来到曲师。文革结束后,王路宾担任曲师党委书记,要求从平反的人员中,找有大学问的人,请到学校任教,一时名师荟萃。1979年底,王路宾调任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校长,还把刚刚平反的张元勋推荐到曲师来。

我们在校的时候,赵志浩同志任党委书记,赵紫生任院长。赵志浩书记是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离开曲师后,担任过山东省省长、省委书记等重要领导职务,为曲师及全省的发展作出了贡献。直到现在,时常在一些重要场合,还能见到这位精神矍铄的老领导。

赵紫生院长也是位有传奇色彩的元老,三十年代从省立一师毕业后参加地下工作,曾任鱼台城防副司令,接力铁道游击队,亲率伪军护送刘少奇同志穿越敌占区。历任八路军惠河支队副支队长兼参谋长,济宁市副市长兼教育局长,曲阜师范学院教务长、副院长、院长,组织编写的“公社数学”曾受到毛主席赞扬。

在我们毕业的那年,赵紫生院长离休,程汉邦同志接任校长。程汉邦本身就是一位名师,曾任政治系主任,讲课生动,幽默风趣,把枯燥深奥的哲学讲成了深受欢迎的语言艺术,是著名的“程铁嘴”。就是他在任的时候,将曲阜师范学院升格为太阳城赌城,太阳城赌城官网,我们的毕业证上还盖着他的大印。有一次,他发现有个印章盖倒了,还乐呵呵地说:“你说俺这个熊章怎么还能倒着盖呢?文革时被打倒的人的名字才要倒着写。”嬉笑之下,减轻了工作人员的尴尬。程校长平易近人,其千金是我们班的同学。我们到尼山春游的自行车,就是借的程校长的座驾。

同学们到尼山春游

曲园名师多,名师出高徒。曲园为社会各界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由于学校远离城市的浮华,形成了“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校训,养成了朴实好学的校风,先后成为全国首批招收研究生的高校、山东省重点高校、山东省高水平大学和应用型人才特色名校,培养了50多万优秀毕业生。仅我们班就出了几十位高级专业人才,厅级以上干部就有九位。六十五载春华秋实,曲园桃李遍天下,各行各业都涌现出不少杰出校友。

欣逢曲师65周年校庆,谨以此文贺母校华诞。


关闭